首页 > 最新资讯 > ICO服务 > 正文
目前,Zaif已经对订单进行了修改,也对这7名用户的资产…
2019-06-10 ICO服务
目前,Zaif已经对订单进行了修改,也对这7名用户的资产余额进行了修改,系统在当天晚上19点34分左右完全恢复,公司也发表道歉申明。

acewithus.comdirekoyun.com

回望2017年我们可能很难相信比特币、莱特币和ICO在过去几年里几乎不为人知。而现在,连广场舞大妈都听说过它们。

根据Crunchbase对ICO的追踪,2017年全球通过ICO募资49亿美元:第一季度有7个ICO被记录在案,筹集了大约2800万美元。第二季度ICO数量达到25个,增加了近4倍,筹集了6.8亿美元。第三季度ICO交易数量翻了一番,募资金额总计突破了10亿美元。第四季度ICO募集金额再次增加近一倍。

图片来自Crunchbase区块链初创公司Block.one在去年第四季度通过ICO募集了7亿美元,是去年ICO募资最多的公司。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该公司旨在创建一款“每秒可处理数百万笔交易”的软件,目前Block.one估值45亿美元。但和很多发行代币的创业公司一样,它在产品方面几乎没有什么表现。在中国国内,ICO的势头也很疯狂。

虽然央行等七部委已经叫停ICO,但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截至2017年7月18日,中国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共43家,在各类平台上线并完成ICO的项目共计65个,累计融资规模达63,523.64比特币、852,753.36以太币,折合人民币总计26.16亿元。据Coindesk发布的2016年区块链市场调查,在2016年区块链项目通过ICO的方式总共募集了2.36亿美元,接近区块链行业风险投资总额的一半。但市场研究公司 CBInsights 发布的《2017年三季度全球区块链投资趋势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二季度和三季度连续两个季度ICO融资额度超过传统股权融资额度,增速惊人。相比于传统VC股权投资方式,ICO对于区块链领域融资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颠覆性作用。

尽管ICO能快速筹集大量现金,但这样的盛况还能维持多久?毕竟大量ICO缺乏完善的团队及商业计划,这种不规范性让参与ICO的各方均面临巨大的法律风险。何况现在还出现一些公司代发白皮书,甚至有些公司不发白皮书就发代币,操作极其不规范。而传统IPO的公司,都相对比较成熟,通过了监管层层考核最终上市,运营较稳定。再者,传统的IPO投资者、风险投资人拥有充分的市场经验和投资方面的教育,但ICO的大多数投资者并没有相关技能。

3·15调查:炒币的广场舞大妈。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芬果财经”(ID:fingo01),作者:叶不修;网络经授权转载“九四”新政以来,市场哀嚎一片,“封杀”成为中国监管政策的关键词,世界各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策略与区块链未来的发展方向仍旧未能形成共识,“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悬在每一位区块链洪流弄潮儿的头顶之上,“链圈”与“币圈”日渐分道扬镳,他们之间虽然隔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但两个彼此隔绝的孤岛却被一条长长的“鄙视链”串结成网,每一个无眠的凌晨三点钟,让哪怕片刻的休憩都成为一种奢侈。焦虑的“古典”投资人、能够自动信仰充值的极客、睥睨众生的庄家、生生不息的韭菜小散、提供一条龙服务的资源掮客、站上食物链顶端的芯片厂商、如候鸟般全球迁徙的矿主、三天培训即可上岗授课的各路“行业专家”······他们不仅为区块链这条新生的巨兽提供着生存的养料,也不断啮噬着它看似庞大却极为脆弱的身躯。如“小强”般生命力极强的传销大军,也并未错过这场财富盛宴。

区块链晦涩难懂的概念与一夜暴富的案例,为这些将成功学奉为圭臬的人群,提供了绝佳的生存土壤与博弈空间。本文作者将为你提供近距离观察区块链行业中最吊诡的掘金者的机会,一个个鲜活的真实故事将告诉你,除了“币圈”、“链圈”、“矿圈”,还有一个人数规模极其庞大的圈子活跃于主流视野之外。野蛮生长下的畸胎:区块链传销前段时间圈内有个段子很火:“一个做区块链的和一个做传销的聊天,做传销的大惊:‘你这是违法呀兄弟!’”但实际情况是,做传销的才是玩区块链最“好”的那批人。在很多人听说区块链概念之前,他们的父母已经买了好几批“传销币”了。

为了深入了解传销币,芬果财经找到了一位资深买家赵阿姨。赵阿姨五十刚出头,正是风华正茂闲不住的年纪,不仅靠自学网络广场舞视频当上了舞蹈队领舞,还是小区里的“炒币明星”。“阿姨您买的什么币啊?”“吉祥币。你知道的吧,很火的马上要上联合国平台了,稳赚的。